当前位置: 首页  红色传人
张文---让梦想张开翅膀飞
发布时间: 2011-12-07

84年出生的张文毕业于临沂大学02级汉语言文学专业,笑容甜美的她现在是北大的博士生,申请了2011年度“国家建设高水平大学公派研究生项目”,现在正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加州大学圣塔巴巴拉分校学习,从临沂大学到北京大学一直都是拿一等奖学金的她,在硕士博士期间也参与了多项科研项目并获得好评。

旁白:高考失利被调剂到临沂大学的张文在入学的第一天就听到了学长的一句很让她振作的话;现在你以临沂师院为荣,以后临沂师院以你为荣。

方:为什么选临沂大学?

张文:我是02级汉语言文学专业,是被调剂的,刚进去的时候有学长告诉我们“今天你以临沂师院为荣,将来临沂师院以你为荣”,对这句话印象特别深刻,我不能说现在就让母校以我为荣,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奋斗目标,对自己的一个督促。

方:当初高考是发挥失常吗?

张文:是,我一直是学习很好的那种,当时看到分数之后,就感觉和自己想象有一定差距,填报志愿的时候就没有过多的考虑,想着以后去复读,调剂之后又不想复读了,所以就来到这个学校。高考前不是有摸底考试吗?那几次考试都是排前几名,分数下来后,我觉得让老师们失望了。

方:是什么原因呢?

张文:我觉得是心态的原因。很多人都是到最后的阶段就不行了,就是差那么一步,我就觉得我没有达到那决定作用的最后一步,所以我觉得这是对我一个教训。

方:最初想要复读,后来改变主意的原因是什么?

张文:想要复读就是因为学校不是自己想要的学校嘛!后来看别的同学都去上学了,如果回去的话跟别人又落下一大截,我觉得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的,所以我觉得只要我努力就一定能进入我想要的学校,过我想要的生活。前几天见我硕士导师的时候,他就说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他在关上一扇门的时候总会打开一扇窗户,你这个地方慢下来,只要努力就可能在另一个地方赶上别人,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印证着这句话,所以我觉得当时坚持下来没有复读是对的。人总是在有一定的心理落差才会产生动力,就像一个弹簧一样,你去压它,它才会弹得更高。

方:你们学校的考研率非常高。

张文:对,非常高。

方:你觉得是一种什么现象?当时考研究生的明确目的是什么?

张文:肯定都想让自己的人生以后走的更好些吧。临大给大家提供的学习条件很好,周围又有同学带动,又有目标,我觉得即使你最后不会选择考研,你可能在这种氛围中就会选择尝试一下。我们整个班都是很爱学习的,所以到最后我们的考研率还是蛮高的。我最后考上北语了。

旁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是手持红灯的铁梅姑娘唱的词儿,也是社会写照。这句话用在张文身上并不是极贴切,但从她身上确实能感受到,她懂得体谅父母的辛劳、有着奋斗与吃苦的自觉。

方:你当时连续四年都拿一等奖学金。有多少人能获得像你这样的机会或者成绩?

张文:其实奖学金的分发是按级部排名的;大概是级部前三名是一等,前七名是二等,其他的是三等。学校是按成绩排名来计算的。学校当时是非常重视学习的,所以这样可激发我们的学习热情,因为你学习好、成绩高就可拿奖学金,对人是很有诱惑力。现在看来不是很高2000,但当时对我们来说就很高了。因为2002年我们当时的学费是3780,基本上可以抵一半的学费了,因为临沂的消费不是很高所以生活花不了很多,这样一来就主要是学费了。这样我就觉得会给家里减轻很多负担。

方:你家里条件不算好吗?

张文:一般,爸爸上班,妈妈做点小生意,还有一个弟弟在济南上大学,供两个大学生还是有压力的,所以奖学金对我来说是很有帮助的。所以人要看开:得不到的会在以后有补偿,生活给的意外的补偿,只要你努力奋斗,上帝就会给你补偿。

方:考研、考博的时候会考虑家庭状况吗?

张文:即使是考研也会做两手准备,并不冲突,因为考研是在一月份,还有很多时间去找工作,去考公务员,我当时就是考完研去找工作,有面试机会就去面试,我当时还考了选调生,初试通过了但我没有去,因为它和我考研面试是同一天。

方:在升学和找工作之间你还是会选择升学?

张文:你可以有多种准备,然后再根据自己的意愿进行选择,但是要有比较,你去工作、读研对自己的人生会有怎样的影响,你心里要去衡量,之后再去做抉择。

方:临沂大学到北京语言大学再到现在的北京大学,这几所大学给你的印象分别是什么?

张文:临沂大学学习氛围确实很好,北京语言大学实践的经历很好,在北语做过兼职,因为我的专业是以对外汉语教育为主,听老师说有教对外留学生的经验,对以后找工作也有帮助,所以我就在清华大学代课,如果真去当老师的话,对我也挺有帮助的。北京大学博大精深,我在国学院每年都有出行的安排,今年是去敦煌,去年是去龙门石窟,就把我的视野打开了,我以前主要重视书本知识,现在从书本走到了实践中去,看到了也学到了书本中学不到的知识,而且给我提供了出国留学的机会,所以我觉得北大给学生提供的机会挺多的,自由想象的空间也挺多。我觉得学习毕竟是学生的根基,根基在临沂大学打好了,以后也会走得顺利一些,学习是学生的立命之本,只有学习好了,其他方面也好了才是全面发展,作为学生还是以学习为重。

方:到了硕士和博士阶段就已经开始做一些课题了吧?

张文:对,硕士就开始跟老师做课题,我导师当时做语序方面的研究,他的博士论文是全国优秀百篇博士论文,我是对外汉语教育,跟我们学校另一个学生做名词方面专业的研究,当时北京大学有一个老师也在做一个项目,找学生做。当时在北语跟老师学习参与了三个项目收获挺多,参与了北京大学袁玉林做的一个项目,袁玉林老师是语言界非常知名的学者,做课题非常谦虚,就是“拜托大家了这种。这个项目不可能是一个人完成,必须要找学生跟他一块合作才能完成,分阶段性的,每个阶段给我们写感谢信,亲笔写“辛苦了,拜托了”“以后的成果会署大家的名字”。非常诚恳,真正感受到了一个学者的风采。一方面,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另一方面,从别人身上也学到很多;再一方面,从老师身上体验到优秀教师的品质。现在这个项目成果已经出来了,一个对外使用的电子词典。自己能成为当中的一份子觉得挺有帮助,因为参加这个项目让我思考了一些学术问题。在级别很高的会议上入围了奖励青年学者的奖项,我现在的导师认识了我。当时还是硕士就入围了这个奖,导师就对我比较刮目相看,有接收我的意愿。我觉得这样的机会难得,算是一个额外的收获,为我以后的学术铺平了道路。

旁白:听张文在讲述的时候,有时会突然觉得很累,一直在为自己订目标一直在努力争取做到更好,学习,实践,进修,将来找工作...这或许是整个80后的压力,是抱怨是随遇而安还是压力变动力,张文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

方:现在获得的机会是出国交流?

张文:这是国家留学基金委的项目,交流一年,北大的博士是四年,我前两年是修学分,然后准备我论文的课题还有一些申请材料,第三年我出去然后回来的时候就可以毕业,我觉得这样还比较合理吧,呵呵。

方:你是PK掉多少人才获得了这次出国交流的机会?

张文:每个系的名额挺少的,我们系各个方面加起来是七个人。

方:你向往国外的学习和生活吗?

张文:国外的学习氛围很好,可以看看人家怎么做学问,跟那边建立学术联系,对自己的学术发展也是有好处的。我从我的导师身上特别感受到,他就是一个国际上的那种知名学者嘛她就跟过是学术啊联系很密切,然后所以国际上的一些学术动态啊他都能及时把握,这样就运用到自己的学术研究中才能是就是说真正的前沿成果吧,所以说把我国际学术动脉啊他们研究的是什么课题啊,你得学术也能达到那种国际水平,所以有这种机会对我不论是我博士论文的写作还是对我以后都是有好处的。

方:一直在竞争一直在PK,生存的压力会让你有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吗。

张文:有时候会有,因为需要竞争,你拿不到名次就拿不到奖学金或者你拿不到名次就会失去一个重要的机会,你可能要拼命啊,你对自己有这种要求首先是,如果你心境非常恬淡怎么样都好,随遇而安的那种,那就是另一种说法了,对我来说我对自己的要求还是挺严格的,竞争的压力存在,好在我比较喜欢。

方:人家都说女博士不太好找对象(笑)。

张文:对,对,总搞学术自然占用私人的很多时间,比如说逛街啊,购物啊的时间就少一些,在校园中认识的人比较少,就是说交际圈子比较小,再一个就是说女博士毕业对男生比较大的压力,不敢找女博士。

方:从本科到硕士到博士,随着你学历越来越高,年龄越来越长,你的追求者会越来越少吗。

张文:哎,真的会这样,你说的太对了。

方:后悔过当初拒绝掉那么多人吗。

张文:虽然没有那么多人吧,但是我现在又觉得如果本科的时候谈一场恋爱那又会是什么样子呢,有时候挺后悔的,尤其是年龄大了,追求者少了,皱纹增多了之后,然后就觉得确实有些事情上帝就是公平的,他给了你这个就不能给你那个。爱情最纯真的时候可能也就大学那会吧,大学那会对我好的男生,不能说挺多但还是有的,辜负了人家,现在自己那么一大把年龄坐在这里再回忆的时候就觉得可能当时就应该珍惜吧。

方:对下一步留学的期许?

张文:不让老师失望,也让自己收获很多,我觉得我国外的那个导师,要求挺严格的,做事也挺认真的,他已经安排好了,我过去选什么课啊,要做的一些事情,对我也挺关心,至少他安排的事情,自己分内的工作,一定做好。

方:你这样要求自己,不觉得对自己太苛刻了

张文:如果辛苦的话,你就不要选择读博士了,读博士就是一件辛苦的事。

方:什么样的生活是你想要的

张文:我觉得我硕士导师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家庭方面很幸福,学术方面也很厉害,他的博士论文还是全国百优,他就是我学习的一个很好的榜样,对我们硕士的要求就挺严格的,也非常认真。如果我以后做老师的话,也会像他那样。

方:对学弟学妹的建议呢?

张文:还是要对自己做好人生规划,只要你努力,坚持不懈,你就一定能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祝母校发展越来越好,培育出越来越多的优秀人才,再重复当年师兄说过的一句话:进去的时候,我以母校为荣;出来的时候,母校以我为荣。我们一起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