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红色传人
校友陈学荣
发布时间: 2011-12-07
 
 

要想实现自己的梦想,要想达到自己的目标,努力,能力,机遇,三者结合。经验互为推广,大家都来进行学习的时候意义很大,国有资产改革时候,说不害怕那是瞎说,但是害怕没有影响到我对兰陵集团的改革。兰陵集团当时是一艘航空母舰,但是这艘航空母舰已经是千孔百疮,摇摇欲坠,即将垮掉的。如果说兰陵有一定的成绩,首先是市委市政府和各级领导的重视,然后是兰陵人渴望发展的要求。二月十一号正月初九上午十一点,直播临沂特别策划,大型广播系列访谈,毕业于临沂大学访谈嘉宾山东兰陵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学荣。

主:收音机前的听钟朋友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方可,您现在收到的是大型综合广播,直播临沂特别策划,大型系列访谈——毕业于临沂大学。我们今天的访谈嘉宾是山东兰陵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学荣。

您是临沂大学1977级校友,

陈:77级的,当时是临沂大学农学专业,当时叫临沂农业学校。农学专业有两个班,我是一班。

方:807月去的临沭参加工作,当时是取得农业局做技术员,

陈:80年毕业按照我老师的意见呢,我是留在学校或是科研单位,当时呢,我就想回本县。当时分配呢,计划的还是调剂的,谁想回哪,还不一定回到哪。生源比较多,当时还是受了什么照顾,回了临沭。我当时有个什么想法呢,事实求是说啊,在毕业之前看了一个临邑县的一个公社水稻种植推广经验的一个报道,这个党委书记人名我忘了,但是事迹我还记得,这个党委书记水稻种植很有经验,同时还报道了这个书记很有作为,有一个呢就是年轻人在农村,在基层的工作很有作为。这篇报道当时给激励影响很大,而且我当时就是学农业,不像现在是抓经济,当时是全民全党抓农业,看了他的报道呢就很受激励。我就决心能回到本县,回到基层中去,争取有朝一日,能干干党委书记看看能有什么样的作为。

方:当时您刚在农校就想着做书记了

陈:当时我还是一个没毕业的学生,我看了报道,就有这么一个思想,十年以后还恰恰预见了我党委书记的梦。

方:所以您认为在年纪比较轻的时候就足以确立梦想了。

陈:不同的阶段有不同阶段的梦想,我初中高中时候的梦想就是毕业以后怎么才能找到工作,当国家人员,除了在毕业之前看了这篇报道,我就想到会去到基层干一番事业,对这一个公社党委书记这个事迹,我是很受感染。

方:那您学农是提前想好的吗?

陈:绝对不是,这是很偶然的。考完了试,体检完了,等着这个录取,谁也不知道干什么,谁也不知道到哪里去。

方:那您报的志愿?

陈:报志愿也不是报的我的母校,我体育很好,我当时报的是体育,后来是以文化课为主后来上农校后,临沂师范有个体育班,那时候想跟我交换,后来就没同意

方:那你在学习的过程中,包括你在看到这篇报道,你已经对农业很感兴趣了是吗?

陈:看了这篇报道对农业很感兴趣,再一个呢,在基层在农村感觉青年人能很有作为。我看那个党委书记的事迹呢,不能说是大展宏图吧,也起码是很有作为,不是种水稻的公式变成了面积很大推广很大并且获得了大丰收,我印象很深刻的

方:虽然是奔着书记去的,但是得先从技术员做起啊,哈哈……

陈:对对对……

方:当年做技术员的时候有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难忘的事?

陈: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刚毕业回去以后分到临沭县一个叫点图公社做技术员,刚去报了到,全国搞大面积的土壤普查。土壤普查就需要到农村里去,需要到田野里去,去进行普查进行采样去化验等等工作量很大的,县里抽像我们这样年轻的去搞这个土壤普查。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天骑自行车能转半个这个临沭县的这个区域,临沭县那个时候的面积我的印象是1038平方公里。刚毕业的学生没有吃过苦,骑自行车转这么一天,应该是很,很辛苦的。但是呢由于年轻可能体力也好,感觉很充实,很有乐趣,也感觉很新鲜。

方:那你那个后来去县人事局当秘书,是因为你在当技术员过程当中发现了你,比如说这个某方面的才能适合当秘书呢,还是你非常已经就是很有数的是为了奔着你的书记梦就走的这样的一条路子呢?

陈:我这个经历嘛是这样的:在分到有个叫点图公式县的叫点图镇的吧应该是,分了去干了很短的时间,就到了县农业局,去帮助工作,那叫借调,去帮助工作。应该我的印象是82年,县农委又把我正式调到那边去,到了84年的春天,这时期就到了人事局。84年旧物改改革,****所以把我调到人事局里去了。恩我去干了很短的时间,几个月,政府办公室任秘书,我自己完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事先也不知道,被县里的领导发现了,直接确定又调到政府办公室,如果说要有优势的话那就是年轻的优势。

方:就是你年轻

陈:84年旧物改革春天,大量的机关的人员都派到了乡镇里去,****,我有的那个机关里工作,还有就是经常县里回过了,我是篮球队的助理,也算是个组织者,所以说可能就被领导发现了

方:如果你说人事局的秘书或是当政府办公室的秘书这都仅仅是因为年轻的话,那到后来慢慢的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啊,韩春镇党委书记就已经实现自己的梦想了,再到这个县委常委,我觉得整个的包括这个县政府副县长呀然后一步一步的开始提拔呀,然后这个仕途听起来应该是非常的顺,那就肯定不单纯是因为年轻了,在仕途上走的这么顺提拔的这么迅速,您觉得最大的优势最突出的成绩是什么?或者这么问啊,对现在的年轻人,不管他们是在现在的职场上一步一步打拼也好,自己干企业也好,或者是考公务员也好,结合您自身的经历,要想走的更顺畅,快速实现自己的梦想,有什么秘诀分享给他们没有.?

陈:要想实现自己的梦想,要想达到自己的梦想,或者实现个人要想实现自己的梦想,要想达到自己的目标,或者实现个人的价值。我觉得事实求是说,有下面几点可以总结,有能力有机遇这两点都要结合起来。你有能力没有机遇,又不大可能,有机遇没有能力,也不大可能。再一个呢,你就是要有个人努力,就是奋斗,自己的努力奋斗达不到,有能力也不行,有机遇也不行。三者应该是结合起来的,要按现在的行话说,还有就是关系背景了,这四者结合,在过去8090年代背景不是那么重要,应该是努力能力机遇三者是重要的,90年代以后再加上一定的背景或者关系,才能使个人的梦想能够实现。看起来我这是在政府办公室,基层党委办公室啊,或者在市里啊,好像是很顺的,总体说是比较顺,三年一个台阶,但是也确实付出了努力。印象最深的呢有这么两件事情。我当秘书的时候是八十年代,三年的秘书,春节晚上都有值班的,三年我都是在单位的弹簧床和公务员一起值班的,半夜或者十点书记啊,县长啊,因为关心下属还到办公室去看一看。也是我主动要求的,也是我自己想主动这样做的,当然领导乐意这样做。第二件事是90年我当党委书记时,其中有一年的秋天和冬天那时候叫山区建设,咱区在山区丘陵地带,正好有大量的山区丘陵需要开发,韩村镇驻地离县城大约也就是十公里二十公里,我二十二天没有回家。我搞规划搞宣传要还要抓落实,全部人都集中在这一个地方搞大会战。按当时的老百姓讲是农业大改化以来,第一次这么大规模宣传、实施、发动,包括到组织检查,二十多天没有回家。给我印象最深,所有梦想成真应该是有目的做铺垫的。

方:可能这样问布不是很礼貌,当您三年每个除夕都在这儿值班,当您接连二十多天不能回家,肯定是因为忙,或者是你觉得我觉悟高那有没有那样最底层的小私心,‘我这样领导看我比较积极 我也会被提拔的比较快’?

陈:没有这个思想,也不能说凭着觉悟,就是有这种感觉,就觉得大家领导也忙,同事啊秘书啊还有公务员都很忙,咱自愿值个班,替一替大家,反正我就是自愿,没有任何的私心。我二十多天没有回家,事实明摆着就是这样,要规划要实地勘察,要宣传还要实施发动。组织大型的活动是很难的,不是我们说一句话就能办好的一件事,像村自为战,带着干粮,就像农业学大寨一样,带着锅灶。工作量相当大也相当艰难。不是说故意的不回去是为了图表现。

方:其实我觉得反过来说,你就是存在着这样的私心为了图表现为了给领导看,恐怕很多年轻人,会觉得为什么他能多休班我就要多上班呢,不会主动提出来。那反过来站在您家里人的角度,为什么每年春节都是你值班别人就不能值吗,他们有没有类似的怨言?

陈:有怨言,但是都是很支持的。我家属曾说过这样的话‘家里成了旅馆成了饭店,有时候你来吃饭来住宿,什么事情都不管也不问’,但是呢这样的话听起来是一种埋怨,实际上也是一种支持。

方:你心态不错。我相信很多成功男士的妻子都说过类似的台词,咱来说说九八年调到临沂市物资局当局长,这是你人生中的大的转变吗?

陈:应该是一种转变,是很大的转变。我调到物资局感觉它既是一个行政单位更是一个业务单位也是一个经济单位,并是一个混乱包袱比较沉重的经济单位。事实求是的讲,我学习学的农业,工作干的是公务员的工作,突然呢又到了经济部门里去,并且是计划经济遗留下来的经济主管部门。从他的工作职能上。从权限上,如果说有职能的话,只能是就地取材,怎么样养好这一帮人,怎样把这一系统的工作抓起来,怎样把人员思想稳定好,工作抓好,应有的待遇稳定好,这也是主要工作。对我个人的人生经历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方:我能问一下 ,为什么调任物资局局长, 而且当时的物资局,遗留了种种问题,不是一个好的去处?

陈:首先服从组织上的安排,这是其一。其二,领导当时给我谈的是市直部门的国有企业改革,没有破题,特别是流通企业没有破题,叫你来是让你带带这个头,破破这个题。谈就是这样谈的,我也就是奔着这个目标过来的,来了以后一了解确实是一个烂摊子,人的思想比较混乱经济包袱比较沉重,上访打架斗殴不断。

方:当时觉得最大的阻力就是这些吗?

陈:工人要吃饭,没得吃,没工资发,没有养老保险交,就要闹事,就要上访。困扰物资局物资系统的就是发展,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解决不了饭碗问题还是不会稳定。所以我到了物资局提出来几个开发和几个改革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当时分管流通的刘市长到物资局包括书记也到物资局考察,同时批示市委市府两班到物资局,整理物资局改革的经验在全市进行推广。当然在全市改革经验交流大会上,点名要我发言。省长在来临沂企业改革座谈会上,两位领导点名叫我去沂水交流一下经验。我当时提的是四个开发:一是沿街开发,二是房地产开发,农村市场开发,产权制度改革。后来者三个开发一个改革特别是农村市场开发在全省只有我们临沂市有。那么我当时为什么提出这个开发?来到以后一调研,物资局在计划经济时期,大量的地盘都是在黄金地段面积很大,但是都像一个破败的大杂院一样,同时大量的职工又没有工作干,失去了计划经济的职能,那么咱们搞沿街开发办什么呢?出租不就把职工的工资保障了嘛,办房地产开发挣得这些钱就能把工人的工资和养老保险都能保障,同时房地产开发也能解决部分职工的住宿问题。那么农村市场开发,像一些钢材水泥煤炭都已经放开了,你在城里是卖不动的,应该延续的乡村里。在全市乡镇啊,设了好多煤炭啊水泥产权制度代购点。确实是我带的头,破的题。现在通过改革这几年销售收入过十个亿的物资系统我的印象是有两个,一个是生产资料公司,当时改革时阻力很大,一共三十来个人,负责好几百万,好多职工发不下来工资。当然市委市政府强烈支持,只要能把人着,把债务承担起来,这个底盘,这个牌子可以划给你。结果几年内的发展,生资公司发展的,我了解销售收入超过十个亿 ,对临沂的贡献相当大。第二个企业现在是南坊金生铜业有限公司。当时就是金属回购公司,严格相当于收破烂的。但是国家政策是特行企业,带着二十多个人,现在销售收入在我印象不止十个亿了。当时也属于物资系统,带着二十多个人在南坊,收购废铜烂铁,与其让其苟然残喘,不如放开让他们干,何必拿着国有的牌子放不开手脚。就等于他独立出去了,写了报告,有关部门批示,政府的批准,不减员,并且保证工资待遇略有增长。结果一干几年的时间在临沂应该相当不错了,这两个企业通过改制发展起来。但是难度也很大,招到很多非议,经验互利推广,大家都来学习时,非议很大,国有物资产流失、改制改革的时候别人给我送来很多好处…..市纪委曾经去了解过,去查过,但我不怕查,我就这一点在改革改制过程中我曾经一次宣布中层干部叫我免掉二十六个,也没和组织部门打招呼。

方:为什么做这样的决定?

陈:大多数干部啊,职工啊,都是想干好,积极性也很高,确实有一部分人是在在那扯皮,是在那捣蛋或者是不干事,折腾事,你不改革,不大刀阔斧地砍那么一刀,是不可能把人们的观念转变过来的,他就觉得我坐在这个地方吃、喝、用,是天经地义的,是应该的,他没有危机感,你这个吃喝是哪里来的,你计划经济的职能已经没有了,你必须要自食其力,你的观念,你的作风,你的思路都要转变,恰恰这些人呢,他们没有这些转变,看不到这些危机,所以啊这个时候我来了,我就砍这么一刀。

方:您也不怕别人报复您吗?

陈:怕是怕,写恐吓信的有,写上告信的也有,侮辱诽谤的也有,这个怕什么啊,咱心里很坦荡啊,心底无私天地宽,我对我自己是很自信,我对我自己要求是很严格,砍这么一刀,把死的资产能盘活,把人的僵化的思想能激活,为什么不这样做呢,由于个别人的利益,有些人可能会想不开,但经过时间的检验,事实也证明救活了很多小企业、小公司

方:这些被砍掉的二十六人他们的生活利益有没有提升?

陈:有的不再做经理了,不再做副经理了,仍然是一个普通员工,公司发展起来了,收入自然也就提高了,他们的利益也就保障了。

方:陈书记在采访中提到了当年在物资局改革中最成功的两个企业,山东金升集团以及工业生产资料有限公司,我们在事后也采访到了两家公司的两位老总,临沂市工业生产资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永胜

张:当时已资不抵债达200多万,当时刚来的时候基本没法生存下去,陈学荣局长来了以后,调研一下实际情况,正好市政府也支持企业改制,是临沂市第一次改制,是在98年,改制以后06年我们就被评为民营企业五十强了,10年的时候公司收入就达到了32个亿,10年上缴国家税收已经达到4000多万,只交税一项就超过了98年以前全年收入的两倍了。陈局长思路比较开阔,顶住了很大的压力。陈局长连续跟我谈话近十次,事实证明,我们从原来的资不抵债到现在的上缴国家税收达两个多亿,正是由于企业的改制,如果没有改制这个企业就不复存在了。

声音:我认为他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好领导,上为国家着想,下为企业员工着想,创新思路和科学发展观觉悟相当高。

山东金升集团董事长王景连

王:有思路才有出路啊,陈局长当时大刀阔斧地实行改革方案,我们这个企业当时是很小的一个企业,只有13个人,到目前为止我们形成了一个商贸、工业、金融、房产综合为一体的企业,连续四年销售收入达到50亿元,连续四年上缴税收达到亿元,今年更是销售收入64个亿,上缴税收3.8亿元。在改革过程中阻力非常大,改制的认识不够深,国有资产流失比较严重,当时陈局长就说‘改制就像姑娘找对象一样,要找个好对象嫁出去过个好日子。如果说把我们的企业推出去我们要配好嫁妆,把企业嫁出去让他在新的家庭过上好日子。’当时我是犹豫不定,吃惯了大锅饭习惯了安逸,改制后就像把人推向了大海,时刻有风险,,这是陈局长就给我们做工作,讲未来的发展机遇,讲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只有改革才会有出路,谁改革的时间早谁就抓住了商机,谁改革的时间晚谁就失去了机遇,所以我们想就试试看,实践证明,正是由于改革才实现了这个目标。陈局长任职期间,因为改制得罪了一部分人,但我认为陈局长是一位会干事、能干事,并且能干成事的人。

方:您是从物资局局长然后接着从03年是山东兰陵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吗?

陈:没有,01年市直部门改革,机械电子局和电子工业局两个局合并在一起,两个局下边都是军工企业。当时兰陵企业也保留了大量的遗留问题,不光是资产资金的遗留问题,人员的安置,企业员工的待遇问题,等等,当时成立了一个机械电子办公室,我就兼任书记、主任

记者:从两个局的局长到兰陵集团的董事长就级别而言是一样的吗?

陈:是一样的

方:您接手的两个局到兰陵集团也好都是烂摊子,虽然话是说您善于处理这些问题,您有治乱的经验,但是我们觉得这样一个烂摊子我已经处理的这么好了,好像我就理所应当地再迈一个台阶。级别都是一样的,给我一个烂摊子理得差不多了,又给我一个同级别的还是一个烂摊子,您有没有觉得心里还挺不顺的这样一个心态?

陈:这个感觉确实是有。刚刚把物资系统平稳起来,正常发展也上路了,这个时侯又来了个烂摊子。其中一个电子局是一个军工企业,闹事闹得特别厉害,我接过来以后也是天天上访,因为我是刚接手,里面的情况还不是太了解,你也没有办法下手,去解决,通过一段时间的了解,理出来一些事情,无非就是职工待遇,无非是管理层出问题,无非就是决策上的失误,半年时间以后,就几乎没有上访的了。当时8072厂厂长,很有魄力,到了那里以后他们没有开会的场地没有大礼堂,我就租了临沂宾馆作为会场,一开始开会他们不想信我,会场秩序不好,我在上面大讲,他们在下面小讲,后来我越讲就鸦雀无声,我讲的就是他们想的事,就是他们要干的事,就是一旦垮了他们就没有饭碗的事,所以他们才会越来越愿意听,从新改制,从新上岗以后,慢慢地就没有了这样那样的问题。

方:怎么我前面大刀阔斧地全都平稳过去了,要过舒服日子了,又来了一个烂摊子,当心里不舒服的时候我怎么才能调试它,重新打起精神来治理下一个烂摊子?

陈:有时候我也考虑了,我的性格决定这个事,一个不服输的精神,比如这个让你干的事情,可能会比较难,我已经接受了,我就要干出来名堂,我就要干好,这样一个不服输的思想。第二个呢,好端端的一个企业说垮就垮了,市委市政府、党委努力的支持,咱为什么搞不起来呢,在市委市政府和党委的支持下加上自己的努力任何的困难都能克服,我就是这个思想。

方:我们有的时候也会想当我一件事做出成绩的时候我就有资格来提一些要求了,你给我一个烂摊子行为什么我的级别没有提高?

陈:我没考虑这个事情,包括给我谈话让我去兰陵的时候,我也没有提一些过高的要求,只要市委市政府支持就行,要的只是这个。

方:接手兰陵的时候兰陵是乱到什么程度?

陈:接手兰陵的时候感觉是兰陵遭遇缓坡了,市场份额小了,亏损了,但是内部情况是不了解的,总觉得兰陵是一艘航空母舰,在临沂的经济建设中份额比重还是比较大的,接手以后一了解才知道问题确实是比较大了,看似是一艘航空母舰,但是这艘航空母舰已经是千孔百疮,死如泥潭,摇摇欲坠,即将垮掉的。用数字形容就是,经过权威事务所的审计,历时半年多的审计得出的结论是,总资产6.5亿,亏损10.2亿,负债12.9亿,职工工资六个多月未发,养老保险平均三年没有交,归纳几句话就是管理混乱,亏损严重,债务沉重,市场萎缩,士气低落,濒临破产。

方:在深入了解以后包括之前的两个烂摊子一旦深入了解发现问题那么多以后,有没有特别发愁,我要干不好我不接这样的烂摊子,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吗?

陈:不接这样的烂摊子这样的想法倒是没有,但是犯愁是确实有的。正是因为愁才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所以在兰陵才有的每天必须吃安定片才能睡觉。这六七年来每天都得吃,不吃的话睡不着觉。我刚去的时候一个月平均十六七次闹事的,有社会上的,有职工闹事的,有债务上的法院过来执行的,大大小小的事件每两天就得一次,所以没有精力坐下来研究工作,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刚到的一个月就收到七封恐吓信,这个很恐怖,威胁我赶紧走,兰陵的事你解决不了,谁的利益你也处理不了,

改革你也弄不成,赶紧走我们还会给你钱。

方:如果不走呢?

陈:如果不走那就断胳膊断腿,包括我的孩子也是这样,这个信都寄到我家属单位那里去了,你就可以看出当时这个环境。能不能干,困难是非常大,相当困难。这么大一个公司,好几万人,我去沈阳开全国糖酒会带五万块钱都得凑出来。从社会治安来看,我的供应商,材料商,听说新的领导人来了,觉得有点信心要来合作了,江苏的一个供应商凌晨四点在宾馆被砸的头破血流,在苍山县人民医院住了七天,这对一个企业是相当艰难的。

方:做这些事的都是些什么人?

陈:当时也破不了案,后来市里领导下决心破了几起,都是过去垄断兰陵企业原材物料的,是不正当的既得利益,由于加强管理啊,触及了他们的利益,才会采取这种措施,是一种报复行为。

方:如果说当初的那些诽谤啊,中伤的信,您可以一笑了之,您也说到了您不怕查,但是这些威胁信呢,尤其威胁到您的家人的生命安全时,您有没有害怕呢?

陈:说不害怕这是瞎说,但是,害怕呢没有影响到我任何一步的决策,我有这么一个信念,我曾经也在大会上讲过,这个世界朗朗乾坤,是非公道共产党会做主的,不可能由着这帮人胡来。这是给我自己鼓劲,也是给我的家人鼓劲,我在大会上也讲过,我们是干事的我们是想干事的。有些人明着出来和我们作对啊,捣乱啊,我相信党委、政府会做主的、会处理的。事实后来一系列都得到了各级党委、政府的支持,企业才慢慢地发展起来的。

方:听说您后来把检举信上面的内容在大会逐条念给他们听,大家听到都会哄堂大笑

陈:刚去的时间不长,原来的领导外地寄来的,寄来的一些对我谩骂的,丑化的,侮辱的信件,也给一些市直机关寄了过去,因为我的心里是很坦荡的,当我了解这个问题以后,我就笑了起来,为了让大家来监督我是不是信上说的这样,我就在中层干部,在班子的会上念了出来。比如念到我花了一百万买了个董事长的问题,这不是笑话吗,我会花一百万买一个烂摊子的董事长吗,更何况中层领导和班子都知道这个企业烂到什么程度,谁还会去花钱去买啊,念到这里哄堂大笑。

方:亏损的数字,包括这个环境,恐吓信,然后血淋淋的事件,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现在兰陵达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您是怎么做的,既然开头您用了一组数字如果现在能对比一下今天的兰陵又是一组什么样的新的数字?

陈:这个数字比喻一下就行了,我刚接手的时候,股票的那个股值就是一个负数,现在经过资产评估机构的评估,每一股到了接近一块钱。其二,市场的发展速度,基本每年都是在以25%到30%的速度递增的。现在兰陵的状况应该说慢慢地进入了发展的正常轨道,我刚到兰陵时经过调研得出来一个思路就是攥紧拳头,收缩战线,三年三步走。前三年是治理整顿,兰陵说是一艘摇摇欲坠的航空母舰是千真万确的。当时大大小小省内的企业、省外的企业、市内的企业、市外的企业合计起来20多家。光见投入不见回报,这些企业不把它砍掉。攥紧拳头要攥什么?就要保住兰陵集团的股份投入。兰陵的牌子是几千年老祖宗留下的宝贵的金字招牌,把牌子丢掉了,可以说是千古罪人。要是不砍掉这些分公司,那么混在兰陵的小公司,就慢慢的像吸血鬼一样,把母体工作吸干,这样就基本吸干。比如椰风挡不住的海南,海南分公司投进几千万,血本无归,连一个螺丝钉都没带回来,咱法院里去执行都叫人易位了。这样的公司你不把它砍掉,人员、债务都要背着,永远是债滚债,越背越大。我宁愿选择背一部分债,派一部分人去安置,我也不要这种分公司。包括市内其他县也如此。我刚到兰陵的时候,通过调研,得出来一个思路就是:攥紧拳头、收缩战线、三年翻番,前三年是治理整顿,当时兰陵说是一所摇摇欲坠的航空母舰是千真万确,当时的大大小小省外的企业、省内的企业,市内外的企业合计起来二十多家,光见投入,不见回报,这些企业你不把它砍掉,攥紧拳头那么攥什么?那么就要保住目前的这个兰陵美酒股份公司这个拳头,兰陵这个牌子是几千年老祖宗留下来的一个宝贵的金字招牌,这个牌子要是丢掉了,可以说是千古罪人,你要不砍掉这些分公司,这些附在兰陵上的小公司,慢慢地,这些小公司就像吸血鬼一样,把我们的这个母体工作吸干了,这样也是基本吸干了。比如,我来举个例子,大家印象深刻的“椰风-挡不住”海南分公司,海南分公司投资几千万,血本无归,连一个螺丝钉都没带回来,咱法院去执行,都叫人家为了,这样的公司,你不把它砍掉,人员要背着债务,永远是债滚债,越背越大,我宁愿适当背一部分债,咱自己的人排置人员、安置他,也不要这个公司,包括咱市内其他县里也是如此,01年税制改革,国家宏观调控,这税公家的,低档酒是生产多少亏多少,这些县恰恰都是低档酒,不可能挣钱,也不会挣钱,反正人员这么些,债务这么些,当时市委市政府下定决心,当地政府给予支持很大,最后全部砍掉了,到07年的11月份,所有的涉及外在的公司全砍掉了,就剩下兰陵美酒股份公司这一家,就好像航空母舰拖着小帆船一样,小帆船是依附航空母舰的,时间长了,把航空母舰的油也耗干了,也拖到深渊去了,所以把这小帆船全部砍掉它,保留一个,所以说前三年、四年是治理整顿,分三步走,策略就是攥紧拳头、收缩战线、保住母体企业,到08年可以说是进入发展的正常轨道,当然还了好多债务了,还有好多债务,只能说是进入发展的正常轨道,原来是在低谷当中爬行,08年之后,是在低谷当中慢慢地站起来,2010年以后,包括2010年,是在爬坡,慢慢地开始跑步了,所以说我形容是进入发展的快车道。

方:您去了兰陵多长时间,终于开始扭亏为盈了?

陈:应该是三年以后。

方:从当初在物资局的改革到来兰陵集团砍掉若干分公司,陈学荣的果断舍弃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舍弃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而且让我感到非常有意思的是,从临沭物资局到工业电子局再到山东兰陵集团,陈学荣在每次接手的时候面对的都是烂摊子,在改革的过程当中,也都是阻力重重,遭受非议、甚至收到诽谤信恐吓信,用上级领导的话说,是因为他有治乱经验,用他自己的话说,其实心里也发愁、也害怕,但是从来没有影响过自己的判断,就像兰陵集团,以兰陵王酒为主打品牌,并以兰陵王酒,王者归来为宣传主题,我想兰陵集团当家人陈学荣的身上就有王者的霸气,挂着扭亏专业户头衔的陈学荣走到哪里都是沉稳干练,有着独特的人格魅力,这也让他带出了一个过硬的领导班子,成为兰陵重新崛起的原动力,下面我们来听听,陈学荣现在兰陵的同事如何评价他的工作作风。

同事:因为我是从94年到董事长去了十几个年头了,公司最繁荣的时候到03年到了最低谷的时候,我都经历过,我感觉03年是兰陵酒厂发展的一个坎,我对董事长比较佩服的一点,就是八个字吧“胆识、风气、务实、远见”,因为当时通过整体的审计,是负债16亿,董事长敢接这个担子,其胆识和魄力值得钦佩;风气是原来的风气不是太好,当时公检法掌握大量证据的前提下,公司涉及的贪污腐败的人员比较多,涉及人员当时是20多个人,数字公布后,当时公司员工都感到震撼的,兰陵的风气扭转过来,风气树起来了,董事长来了以后,任用干部打破竞聘上岗,这个难度是比较大的。

方:七八十人的中层最后竞聘上岗的只有33人,在03年陈董事长去了之后,你们普遍收入是多少?过去了这些日子之后,现在普遍的收入是多少?

同事:我在公司干中层干的比较长,从董事长去,把我们中层干部的补贴就逐个兑现了,普通职工收入增长幅度很大。

方:兰陵美酒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宋开山

宋:我对董事长印象最深的有两点,一是有很强事业心和责任感的企业家。我们认识是2003年,那时候陈董事长刚到兰陵集团任职,陈董事长到任可以说是临危受命,当时湖北有一位资深的经济学家,在这个企业住了一月之后呢,感觉这个企业很差,就劝陈董事长让他赶紧离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当时董事长面对这个烂摊子,压力是非常大的,但是想到了企业的生存,想到了几千名职工的生存,又想到了市委市政府的重托,想到了兰陵集团的历史文化品牌,最后没有退缩,坚决留下来救活这个企业,通过实施瘦身工程、品牌战略、科技兴企战略,终于把兰陵集团这个企业救活了,而且实现了企业效益的不断攀升,经济效益每年递增30%,微子啊创辉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第二个深刻印象是,陈董事长不但是一个企业家,而且是一个非常廉洁的政治家,我就在董事长身旁工作,一开始兼任办公室主任,记得当时刚刚进厂的时候,有一位业务客户送给董事长珍贵的金银首饰,价值上万元,当时董事长婉言谢绝,实在无法拒绝之后,董事长就开了一个管理干部参加的现场会,对客户送的礼品进行了展示,对这个礼品的处理办法也作了说明,交给公司纪委封存作为公司财产来使用,同时要求全体管理层廉洁奉公,不吃请、不收礼、不受贿,认认真真工作,干干净净做事,董事长要求下属人员这样,自己这些年来也是始终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几年来光是上交的礼品礼金价值近百万元,确实是一个非常廉洁奉公的共产党员,也是一个很优秀的省人大代表。

方:您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兰陵集团的拯救者吗?

陈:我只是组织上安排,我有这个责任干这个事情,如果安排别人,别人也有这个责任,如果说兰陵有一定的成绩,首先是各级领导、市委市府的支持,各个部门的支持,兰陵人渴望发展的这种愿望,归结到哪个人身上,特别是归结到我身上,是不大恰当的,我只是把整个的社会资源和公司内部资源有效进行了整合、利用、协调,实事求是说我也很谨慎,也就是说慢慢的在低谷当中站起来了,要开始跑步了,我头脑还是很清醒的,把根基打牢、把品牌树好、把职工的一些利益解决好,企业慢慢的发展起来。

方:三千年兰陵王者归来,这是陈学荣战略部署的第一步,巩固临沂、导航山东、占领全国、走向世界,陈学荣为兰陵集团某画出一个清晰的全球化发展战略,祝愿兰陵集团这所航母在陈学荣带领下乘风破浪、遨游于大海之中,立足于不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