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红色传人
校友李剑
发布时间: 2011-12-07

方:20101231号,大型系列访谈“毕业于临沂大学”的开播仪式在临沂大学的校友中心会议室隆重举行,李剑作为毕业于临沂大学的优秀代表,在开播仪式上致辞。而我们就是在开播仪式之前采访到了他。

方:李总是95年毕业,学的汉语言文学?

李:对。

方:我听说你那时去北外,就是为了进修英语,打算出国?

李:对,去北外进修就是想考GRE

方:为什么改下海了?

李:一个方面的原因,学习过程中交了好多同学,大家关系不错,都是好朋友。再就是上学的过程中就开始创业了,迷上了创业,觉得做生意更好玩,就放弃出国了。

方:就是说上学的时候就开始做生意了

李:对,在北外进修,课比较松,上午有课,下午没课。下午就开始在学校旁边摆个地摊,倒买倒卖。第一年春节没回来,北京东边有个东八里庄地方,那里有个亲戚,就住在亲戚家。亲戚家旁边有个农贸市场,过去买菜,看到里三层外三层围着好多人吃麻辣烫,那时北京就那一家,比较新鲜,挤进去一尝,挺好吃。就想,这个是在东边,如果在学校西边也开一家,肯定也能挣钱。就想让那个人教我,是一个四川女的,她也不教,我就天天磨她,后来给了她900块钱,她就给我配方了。春节后在学校后边租了一个很小的小摊位,就开始炒麻辣烫底料,生意还行,一天卖几百块钱。

方:大学生在门口摆地摊似乎不是太体面

李:丢脸,一开始可能会有那种感觉,所以,一开始就几乎躲在幕后,不出面,雇了一个小孩。

方:自己是学生,还雇一小孩?

李:我白天上课,他就帮我看摊,下了课,我就过去,帮他买。后来做着做着,做生意的乐趣,就掩盖了那些所谓的面子和虚荣了。后来,邀请同学去吃,他们觉得挺好的。

方:你家庭贫困吗?

李:不算贫困,母亲是老师,父亲是工人,不至于为了钱摆地摊,我觉得更多的是乐趣,喜欢这件事情。自己双手能挣钱,花自己挣的钱很爽。

方:怎么从麻辣烫老板转做盒饭师傅了?

李:那时北京写字楼、白领有了,但不像这些年,经济这么发达,旁边公司的白领来小摊吃东西时开玩笑,能不能给我们送点盒饭呀,问他们多少人,多少钱一盒,我就应了下来。这样,就开始给他们送盒饭。开始没做,旁边有个民族学院,紧挨着北京外国语大学,因为民族生享受国家的一些补贴,他们的伙食很便宜,我们就偷偷办他们的学生卡,买他们大量的米饭,菜,用小盒装起来。

方:我就觉得有些奇怪,所以开始我问家里是否贫困,不是因为缺钱才想到的,是什么让你开始看到麻辣烫就卖麻辣烫,人家说送盒饭,就想出主意卖盒饭?

李:我母亲是老师,我上初中时,她就内退了,之后经商,成了一个生意人。在老家批发市场,开始做烟、酒等批发,我初中、高中寒暑假,她就会带我做生意,押车、算账。初中时有点喜欢做生意,后来在临沂大学上学时,在学生会,利用有利条件,还组织过小书店。这些可能对我有些影响,觉得做生意挺有乐趣的。

方:卖盒饭是你赚的第一桶金吗?

李:不是,那只是微利,但是那时开始学着去联系了。生意,人的天性就是,能不能多做,这时就需要出去联系业务了,就找些白领比较聚集的区域。在联系盒饭的期间,在中关村一个写字楼叫中科大厦,现在还在,里边有一千多人办公,一个楼一个楼联系盒饭时,遇到他们物业的一个老总,他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机遇,他问了一下我的情况,

对我很认可,认为我作为一个大学生创业不容易,他说我不用挨家挨户联系盒饭了,他们8楼有个夹层,收拾一下,可以作为内部食堂。这件事答应下了,一做,效果很好。因为,这一栋楼里中午吃饭的可能有六七百人,每人十几块钱,一天可能有万元左右收入。这对一个学生来说就很高了,觉得这个商机很好,反应也很敏锐了,就把自己的小公司包装出一个概念,我们是专做写字楼员工餐厅的,我们定位为专业团餐提供者,就不是一户一户了,就去联系写字楼了。有了写字楼,我们就先找物业,说我们是团餐提供者,可以提供专门员工餐的承做方案,往往这个员工餐厅,对写字楼的开发商而言,也是一个鸡肋,因为餐厅做不好,整个楼的租户都会受影响,这个事情又很复杂,对开发商来说,这件事情很辛苦,处在一个想管好,但又没有能力管好的这样一种情况,我们一去,这个市场立刻就被打开了。他们就给了很多优惠条件,不收租金,有的甚至给予补贴,有的几乎把所有的装修做完,同时市场容量很好,只要去谈,几乎都能谈成,再加上出生牛犊不怕虎,很快,只要北京在建的写字楼,我们都拿下了。所以,一度北京比较有名的大写字楼几乎都是我们公司管的,这个应该算作第一桶金。员工餐厅还有一个好处,现金流很好,一般公司都是提前一个月,把一个月的饭费先付上,存在一张卡里,再刷卡。这样,对我们来说,创业就很舒服了。本来没什么钱,先把钱拿到,又没钱装修,又给先装修好,有的公司还给管理费,所以,那个应该是第一桶金,百万甚至是千万了。

方:听起来是超级顺了。

李:对,以前没有这种商业模式,一讲他们就觉着,挺好,你就管吧,他们又没有谈过的经验,给他们算各种帐,给他们讲,他们就说行,我给你装修,你什么时候过来接管,一开业,几十万的现金流先过来,没有这样,滚成几十家餐厅是不可能的。

方:其实,在这上面点子是最重要的

李:对。就是机遇了,当然要发现这个机遇。

方:你说的好象挺简单的,挺顺的,也不可能一直这么一帆风顺吧?

李:公司一直很顺,从1997年五年的时间到2002年,公司从零很快到四五十家店,资金流水也很高,过亿。这个是有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是很顺利就没有危机意识,第二这种餐饮提前会有现金流,这个现金流,在帐面上是应付款,公司提前付的,后面还要变成饭菜还给人家,都提前付,量就很大了,几万人,就是几百万,十几万人就是近千万,到中后期有些竞争了,脑子就会发热,就会快速扩张,一些写字楼不好谈时,就要提前装修,有些应付款的钱就当作资本花掉了,所以企业就蕴涵了资金流上的风险。再加上也没有太多财务经验,这是主要原因。第二个原因网络泡沫,这一破灭,对写字楼的影响很大,从100%的入住率降到80%70%,这样利润几乎就没了,没有及时掉头,及时控制员工,缩减开支,还是按照扩张的趋势去做,再加上现金流都花掉了,这几项的危机,很好的公司,一夜间就被分拆掉了,有的就用来还帐了。从这个来讲,就是惨败了,本来公司可以做的很大。从实际上来看,还是挣到钱了,还有些积蓄,剩下些店,还有些现金,但是整体来说是失败了。

方:失败没有让你想着转行?

李:失败了就休整、廖伤吧,03年正好是非典,04年基本上就没做事。我觉着一方面是善后处理公司的遗留问题,第二方面还是有挫败感,还得继续生活,做事,会有些寻找,全国各地走马观花,廖伤带玩去找商机。

方:三顾梭边鱼是东山再起的奇迹吗?

李:2003年非典,去成都,问当地朋友,当地最有名的是什么,他就说在哪里有个梭边鱼特火,去尝尝,去了,很好吃,找了老板聊聊,也就是后来的合作伙伴,徐总,交流了做生意的一些经验,问问产品怎么做的,也是一种直觉,如果包装好,一定能做的很好的火锅,给他对未来一些描述,我说我想和你合作,如果合作的话,这个事情可以做的很大,一起努力,你有你的技术,我有北京熟悉的市场,在成都只能偏居在西南这样一个小城市里,这个事情如果要做大,还得去北京。四川人比较安逸,在这也挣钱,生意也不错,当一个小老板,在四川还是很舒服的。他基本上没有动心,就说,你做也可以,搞个加盟就可以了。就给他提了一些条件,必须去北京,公司要全面合作,不仅投技术,还要投钱,就是要绑定,并把这边的店处理完,对他来说几乎不太现实,他也没同意。我回去后还是挺执着,一年多的时间,没事就给他打电话,去成都找他聊天,或者邀请他来北京看看,当然在这过程中都是持续的讲述未来的蓝图来北京有多好。在这之前,我还是系统想了一些观念,餐饮还是比较好的行业,老百姓有钱了,还得吃饭,我也作了五六年了,还是得做餐饮。过去那个不太想坐了,竞争也很激烈,再做就想做个社会餐饮,社会餐饮就想做连锁,这就规定了些条件,简单又容易复制,还得有独到的特色,用火锅做鱼,火锅本身就简单,吃的时候,是用火锅形式呈现的一道菜,我觉得这个形式启发了我,我觉着那时的火锅都是肉火锅,如小肥养,牛肉羊肉,鱼就没有涉猎过,但鱼用这种形式做出来也很好吃,而且女士吃这个火锅的比较多,与徐总聊起来,他说了许多鱼的好处,小孩吃鱼聪明,女人吃鱼漂亮,男人吃鱼健康,我想这个很好呀,市场空白,又像刚开始做的那样,用鱼做火锅,再细分,没有人关注过。这个人有这么好的产品,我觉着这个产品也简单,也有被复制的可能性,这就激发了我的第二次创业的欲望,所以就选择了这个事情。在和他谈的过程中不断规划。

方:你和他谈了多久,终于把他说动了?

李:2003年见的面,最后签约合作应是2004年八、九月份了,到了12月开的第一个店。中间一年多时间。

方:就是从这个梭边鱼创立了新辣道吗?

李:对。

方:到了家乡,给你个机会宣传一下新辣道。

李:新辣道是偶然所得。确定合作了之后,肯定得有个公司呀,第一件事是得起个名字。一次开车,和我太太闲聊叫啥,说叫什么辣,辣之有道,这个辣还不和别人一样,就叫新辣道,觉着这个名挺好,然后就定了,其实后来做了之后,为这个品牌包装的时候,重新分析每个字的意义,才觉察到,虽然这个名字是偶然所得,但却具有很好的品牌内涵,新,创新,非同一般,和别人不一样的,有差异性的,这也是新辣道战略;辣,我们叫欲罢不能,无论对顾客而言品尝到很好的食品,还是对内部员工,希望能热爱这个企业;道,这个就更博大精深了,无论是商道、为人之道,管理之道,都可以通过这个词延伸出来。当然,新辣道在管理上我希望是经商有道,在企业内部文化宣传上还是起了很大作用。

方:现在新辣道全国有多少个连锁店?

李:不到四十个店吧,

方:涉及多少个城市?

李:涉及七八个城市。

方:因为来之前和同事聊起过,在临沂有连锁店吗?应该还没有,为什么不在家乡开一个呢?

李:对,没有。不是不回家,是近乡情怯。要回老家干,就要像个样子,在外边丢人就算了,回老家一定要干出个样来。所以回来开是肯定会回来开的,但希望更完美一些,把更好的产品带给家乡的父老乡亲。计划不出意外应是明年。

方:听说,不知道这个消息准不准确,说当年在卖盒饭的时候,您就给自己定了一个十年计划,十年以后一定要身价过亿。听起来有点像痴人说梦,但您做到了,可以说是超额完成。刚才说还有下一个十年计划。

李:基本上是准确的,我是学中文的,平时更是爱做梦,有很多想法。说好听的是很有梦想,说难听了,是痴人说梦。但是,我一般做一件事时,总会觉着连想象的空间都没有,就不想做。临沂师专毕业时,

也面临着一个很好的选择,省委组织部选干,觉得自己的家乡有点小,没有想象空间,成不了亿万富翁。去北京的时候,家里边不太同意。我就和我妈说十年后我肯定能成为一个亿万富翁,我妈就放我走了。未来十年的梦想,没想这么短,想过二十五年的梦想,因为新辣道有个五五规划,就是二十五年后,新辣道要成为中国餐饮业第一品牌。

五千个店,五百个亿,如果这个梦想能够实现,我觉得这个企业可以代表中国的服务业领先的水准,实现了自己可以做一番事业的这么一个梦想。

方:电视上,“非诚勿扰”上面有很多男嘉宾看着也挺不错的,但一张嘴,我希望多少年之后我要成为亿万富翁,公司上市,这听起来也不靠谱。当初您的亿万富翁的梦想嚷出来之后,有没有人嘲笑过你?

李:其实我觉得如果一个人连被人嘲笑的机会都没有,本身就挺失败的。被人嘲笑肯定是有了,说痴人说梦,井底之蛙的都会有,但这不防碍我,梦想是我的,我因我的梦想而快乐,我因我的梦想而努力,我也不太在乎别人怎么说,你之所以被别人说,说明别人还关注你,我到觉得有人说更好。

方:这更像一个成功者的心态,在初期很难达到这样。

李:那是,所以那时说的也少。现在挨骂挨的多了,所以敢说了,不说也挨骂,还不如说呢。说了先痛快了。

方:没经历那次惨败之前,太顺了,听起来像神话,你觉得这里面运气有多少,对那些要毕业的大学生,可复制的有多少?

李:机遇在里边占了一些成分,但是机遇这个事情,用个套话来说,对有准备的人才能称为机遇,要为有准备来做事,这个时候机遇有可能来敲门,摆一个小地摊时,能不能屈尊下架,有人联系盒饭时,能不能用小三轮车送过去,这时候谈笑风生,那时候很苦,因为早餐,每天早上三点起来,联系盒饭也是一份一份的跑,骑着小三轮车。我说一个人要想成功,我个人的经验,第一,远大梦想,第二,脚踏实地,缺一不可,对大学生若有什么指导意义,我希望365天,有一天要有梦想,364天干活。

方:现在想,这些年最苦的时候是?

李:现在谈起来,刚到北京,住在地下两层,昏不见天日,觉得很苦,但在那时刻,我没觉着苦过,一路走来,我就没觉着有什么苦,因为你在做的时候,为什么不苦,因为有梦想。上学苦吗,5毛钱一份饭,一份菜,很多穷孩子,借钱上学,那一刻他会觉得苦吗,不苦,我快毕业了,我就可以挣钱养家了。回忆起来都觉着很苦,都忆苦思甜。卖麻辣烫要炒底料,一个小煤气炉,我蹲在那,炒呀炒,也不知炒了多久,然后一站起来,砰,就晕过去了,过了很旧,自己才醒了。当时觉着也没什么,过了会,接着炒,就是因为,奋斗时熬过来就好了,已苦到这样了,还能怎么样。但我感觉,回忆起来,没有什么东西,让你不能活了,不能过了。

方:08年就为临沂大学捐了20万,今年又捐了30万,我觉得一定会有特殊的情感。

李:临沂大学是我一生具有关键性、标志性的阶段,在这之前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孩子,临沂大学两年的时间,我是学生干部,是临沂大学发现了我,我的老师发现了我,学生干部对我是突飞猛进式的锻炼,使我从说话哆哆嗦嗦到可以在几千人、几万人竞选会上表达我的思想,这个成长经历,人生观、价值观的确立,用改变一生来形容是不过分的。到临沂大学来,正好作为新生代表。新生代表会轮,一个系一个系的轮,轮到中文系,我们是文秘斑,谢书记那时是我们的系主任,就在我们班选,我那时成绩可能还不错,刚到学校不是很闷的学生,辅导员找几个人推荐,五分钟发言,很简单,不是大任务,不会选来选去。

方:具体到你身上,还是很紧张的事情。

李:对我很紧张。对我太紧张了,对我来说是最糟糕的一次演讲。系辅导员提了个要求,第一是普通话,第二把讲稿五分钟内很流畅的读下来。越临近越紧张,稿子都已几乎倒背如流了,但就是这样,上台还是很狼狈。但是这件事情给我刺激也很大,充分认识到了需要锻炼的东西很多很多,有点小狠劲,凭什么,长的不比别人差,还是锻炼少,以后就争取锻炼,主动选学生干部,后来当上学生会主席,都是有自己自荐的成分,总是这样,比别人锻炼的多一些,其实,人生就是这样一步步改变的。如果说人生成功的经验,从原点,每次比别人多做一点点,别人6点下班,你6点半,别人玩,你看书,这样二十年、三十年差距就大了。

方:与你的性格有关,一次那么糟糕、灾难性的新生演讲,有的性格的人会想要远离这个东西。

李:对,在企业管理中我也经常说,人成功有很多要素,第一要有强烈的意愿,再一个要有一定的能力,最关键的一个问题,要有正向思维。比如说那次演讲,如果用负向思维看来,这件事情我永远都不想做了,我不适合,正向思维是,我下次一定要克服这个问题,不行,恰恰是我需要锻炼。工作也是这样,比如,上级交给一个任务,是超出工作范围之外的,负向的就会想,凭什么呀,不给我多开工资,还让我多干活,这老板一定是资本家。但正向就会想,太好了,我拿着一份工资,还受到一次锻炼。不同的思维方式一定会导致不同的结果,前者会抱怨,老板不给机会了,干八小时份内的,领份内工资。后者,会很乐呵呵的,八小时再加两个小时班,我是为我锻炼我的能力,结果他还真就把他的能力锻炼出来了,那他的上级会怎么看,我交给比能力还强的职位。我看问题往往看正向的一面,尤其后来,任何事物都蕴涵着两体,老盯着坏,你的结局就是坏结局。这个就是临沂大学除了在学业上照顾我之外,在个人能力的锻炼上照顾了我。后来,在工作中间,当时也是我的恩师,谢亚非,谢书记,他每年来北京问候一下学生,在我在北京很苦的时候,给我鼓励,给我的关爱让我很感动。在那个阶段,有人给你鼓励,拍着你的肩膀说,小伙子,干的不错,多努力,你可能就化苦为乐了,这些都可能构成我对临沂大学一些特殊的情感,学校不仅培养了我知识,还培养了我能力,同时在我创业时还得到了学校的关注,现在,自己稍微有这么一点成就,回馈母校,是理所当然了。

方:这次回来,除了参加这次启动仪式,还给母亲过生日,以你现在的能力,把母亲带到北京是非常轻松简单的事情,是母亲不愿去。当初去北京,母亲不是太同意,现在是什么态度?

李:母亲肯定是以我为自豪,这是定了,即使我的成就不这么大,天下母亲看自己的儿子,怎么看怎么好,有了这点成就,母亲很开心,很自豪。从母亲这个孝顺角度来讲,孝顺,以顺为孝,她有她的生活圈子,生活方式,接她到北京过一段时间,她在楼里就像压迫,关禁闭,所以,她宁愿回来,先以顺她为主吧,身体也都很健康,没有问题。再者,我母亲是个女强人式的女性,我受我母亲影响很大。首先她做生意对我影响很大,后期,受教育时期我的思维观念,都是母亲无意识中带给我的,看问题,乐观的角度,正向的角度。在忠孝这个问题上,我母亲看法很简单,一定是尽忠。把企业作好,就是我最大的开心,这是我母亲给我的教育方式,女人都立志,何况男孩子。这种教育方式对我放开手脚去做生意,还是很有帮助的。

方:就像你刚才说的好中看到坏,坏中看到好,我相信你很多听众听完你的故事,会说你太走运了,太顺了,运气会很占成分。当然,另外一些人会觉得,每个人成功是有成功的道理的,所以,就刚才提到的,性格很重要,所以,对即将要走出校门,要毕业,要踏上社会的大学生,哪些人更适合创业?

李:更适合创业,我总结我自己,思维不能很偏激,凡是创业成功的人,往往既有极度的悲观主义又有极度乐观主义,我每天都有战战兢兢的感觉,觉得企业潜在很大危机,逼迫我不断创新,应付可能存在的潜在的危机,但同时我又是极为乐观主义者,无论多糟糕,我都认为明天一定比今天好。性格、思维上的成分往往比能力的成分更重要,因为能力有时是在创的过程中具备的,性格,有些先天的成分。

方:说道二十五年的规划,由二十五年到五年到一年,一个季度。你以前也听过这样的故事。一对兄弟,哥哥总是在规划,弟弟什么也不想,先干,结果弟弟成功了,哥哥还在规划。是不是在初期不适合做这么细致的规划?

李:对,创业的初期很少,也很难做规划,因为规划也没用,太渺小了,变数太大了,计划没变化快。所以,一开始创业,行动力比什么都重要,快速的行动。但做到一定程度,计划就变得比实际行动重要了。因为,开始走的是丁点的小步,即使错了,无伤大雅,但稍稍有点规模后,每走一步,可能是很大一步,方向变得尤为重要了。新辣道到了中期了,快速发展中一定要把握好方向,否则快速成长就变成快速退步,快速麻烦。如果有想创业的同学,我的建议是干比想重要,先干。

师弟师妹感受:

感受挺深的,机会很重要,最好出去闯闯。

觉得餐饮业很有市场,这个专业没选错,我们旅游管理中有餐饮专业,大二了,计划是先干导游,听完报告,先干餐饮也不错。

李总的报告我学了很多东西,讲了大学生的择业和创业,我现在正准备考研,如果考上,将继续深造,如果考不上,我可能会从事旅游管理中的餐饮管理或旅行社,我觉着大学生自己创业,条件可能不成熟,会到企业进行锻炼,增长自己阅历,为以后创业打下坚实的基础。

创业挺难的,但只要有自己的理想,肯努力还是可以的,我是学旅游管理的打算毕业后从事餐饮业,现在先好好学习专业课,将来,先从餐饮业的一名员工做起,最终理想,像李剑懂事长说的,作一名店长或做到更大。

我觉得这都是个人经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理想,需要个人的努力,他的经历激励我们怎么去管理,既要有机遇也要靠个人努力。

能力是需要锻炼出来的。

让我想到班级文化,不仅要有班级文化,要有敢想敢做的精神。毕业后想自己创业,实现自己的梦想。

李剑在采访中不止一次的提到了梦想这个词,他说有梦想,怎么都不会觉得苦,这让我想起这样一段话:当我真心在追寻著我的梦想时, 每一天都是缤纷的,因为我知道我付出的每一个小时 都是在实现梦想的一部分. 这也是我们创办《毕业于临沂大学》这样的访谈节目的初衷,通过讲述毕业于临沂大学优秀校友的人生经历,让大家在听故事的感受里得到更多的启示跟感悟。相信自己,认可自己,只要努力坚持梦想坚持信念,希望就在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