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沂蒙精神
沂蒙精神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中的丰富与升华
发布时间: 2011-12-07

沂蒙精神作为一种地域性精神,以其悠久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无私奉献的优良革命传统,战天斗地、艰苦创业的壮志豪情而闻名于世。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伴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沂蒙精神在经受了诸多思想观念和文化思潮的撞击冲刷以后,仍然保持着其勃勃的生机与无限的活力,这种独特的精神文化现象,再一次吸引了人们关注的目光。其中最令人感兴趣的问题是,沂蒙精神为何既能够相容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又能够保持其独特的个性与存在的价值。

沂蒙精神先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存在,它能否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容,关键在于它是否存在着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基因。就其原生的状态来看,它显然不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对精神文化所提出的要求。因为沂蒙精神就其历史文化传统而言它是排斥市场经济的,就其革命传统而言它是服务于战争年代的,就其战天斗地的传统而言它明显带有计划经济的痕迹与色彩,因此原生态的沂蒙精神不可能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沂蒙精神中的确存在着许多有利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精神文化生成的生长点和基因,正是这些生长点和基因决定了沂蒙精神完全可以通过一系列的扬弃、转换和开发,而生成一种既能反映时代要求,又能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容的新沂蒙精神。

众所周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中国的萌生和发展经历了诸多的磨难与曲折,从否定到疑惑、从默许到肯定,其间走过了十多年的历程。直至邓小平南方谈话和党的十四大召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才被正了名,获得了合法地位。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沂蒙地区的命运同样如此,只不过在表现形式上带有更浓重的地方色彩,而这恰恰与沂蒙精神有着一定的内在联系。原生态的沂蒙精神一方面由于受历史文化传统和计划经济的影响,因而对市场经济存在着一种本能的拒斥倾向,从而不利于市场经济从原有经济母体中内生出来。但是另一方面沂蒙精神却又内含着一种有利于市场经济以外生的方式生存与发展的因素,这就是它特有的包容性和开放性。历史上多种文化思潮曾在这里聚汇交锋,许多文化名人生于此,长于此,来往于此;革命战争年代这里包容了多少外籍的革命将士,又向全国输送了多少本籍的精英,历史能够为我们作证。正是这种包容性和开放性为外籍人来沂蒙地区经商办企业提供了生存的空间和发展的余地,成为沂蒙地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主要以外生方式起步的重要原因之一。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也与沂蒙精神有关。我们知道对党对社会主义的坚定信念是沂蒙精神的基本内涵,这种信念无形之中也给沂蒙精神带来一种“正统”观念,即凡是党认定号召的事情就坚决去办,反之就不办或缓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邓小平南方谈话之前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一种非正统的东西,因此在“正统”观念的影响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沂蒙地区较少以内生的方式出现。但是当党的十四大召开之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旦被认定,成为正统,情况就大为改观。以外生方式早已在沂蒙地区扎根并得到发展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得到允许和鼓励后在沂蒙当地大量内生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聚合,立即汇成一股蔚为壮观的经济发展大潮,由此拉开了沂蒙地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发展的序幕。总之,沂蒙精神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起步阶段,尽管不自觉的被动方式接纳了市场经济,但它毕竟有效抑制并最终克服了自身拒斥市场经济的倾向,并勇敢面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挑战,开始主动调整自己以适应时代的要求,这为沂蒙精神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寻找正确的定位和确立存在的价值奠定了基础。

1992年随着邓小平南方谈话的发表,党的十四大的召开,以及江泽民总书记“弘扬沂蒙精神,振兴临沂经济”的题词,沂蒙地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进入了一个蓬勃发展的新阶段。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取代计划经济成为社会发展的主流经济时,一场精神文化的变革便不可避免地到来了。在这场变革中,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势必要求建立适应自己发展的主流精神文化。沂蒙精神以其丰厚的独特内涵,在这场变革中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通过扬弃、转换、开发等方式生成了一系列发展市场经济必不可少的文化价值观念。比如新的资源配置观念就是通过放弃、转换某些固有的观念而生成的。在沂蒙精神中自力更生是一个重要观念,但受自然经济和计划经济的影响,它往往与自给自足的观念联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表达一种万事不求人完全依靠自身的力量与本地的资源,解决自身的生存与发展问题的理念。这种理念与市场经济是格格不入的。市场经济要求资源的配置是社会化的,人们要解决自己的生存与发展问题,完全可以通过市场来最大限度地在全社会范围内充分利用一切资源,这样就会使有限的资源得到有效充分的利用,这就是市场经济的资源配置观念。沂蒙人民通过市场经济的实践,深深懂得了这个道理,于是纷纷放弃了固守多年的陈旧的资源配置观念,不约而同地接受了以市场为导向,充分发挥本地资源优势,获取最大经济效益的经济发展观念。在这种观念的影响下,闻名全国的临沂批发城,苍山大蒜市场,平邑金银花市场,莒南板栗市场迅速崛起,都为当地资源的有效利用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同时沂蒙精神中的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与市场经济并不相悖,在经济发展实践中,很自然地就可以转换成市场经济所必需的成本控制与节约观念,这种观念有利于生成市场经济中微观经济的资源配置观。市场经济中最重要的资源配置观念在沂蒙精神中的基本确立,为沂蒙精神中所包含的其他与市场经济发展有关的基因,进一步转化与生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价值观念提供了可能与条件。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契约观念是非常重要的,它关系到正常市场秩序的实现,市场交易行为的效率甚至整个市场经济运行的安全。沂蒙精神中的诚实守信观在契约观念的生成方面就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是原生态的诚实守信并不直接就等同于充满现代市场经济精神的契约观念,它还需要经过扬弃、转移和开发才能完成向现代契约观念的转变。沂蒙精神中的诚实守信往往包含着单方面的谦让,一厢情愿的善良和盲目的信任,而缺乏交易双方平等的约定,相互间的有效约束和严谨的承诺。在市场经济中这种“君子遗风”是万万要不得的。原生态的诚实守信观要抛弃的正是这种“君子遗风”,要开发的正是其缺乏的平等、互利的现代市场经济意识。尽管如此,诚实守信的核心价值观在整体上是符合市场经济的诚信原则的,因此沂蒙人民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刷中,既坚持了沂蒙精神中诚实守信的传统,又开发生成了符合现代市场经济诚信原则的契约观念。

竞争观念和意识同样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必不可少,而在沂蒙精神中恰恰也存在适应这种观念和意识生成的成长点,这就是沂蒙精神中的不甘落后、勇于进取、敢为人先的传统作风与观念。沂蒙精神中的这种观念虽然在整体上比较接近市场经济的竞争观念,但在市场经济实践中二者的区别还是明显的。这主要表现为前者隐含着一种争气、要面子、意气用事的鲁莽,后者包含着一种务实求效、理智应对的沉稳。在市场经济中竞争只是手段,不是目的。竞争的目的是为了获取尽可能多的经济利益,因此竞争切忌感情用事,尤其不可盲目参与竞争。参与竞争之前必须明了,竞争领域的市场饱和度,竞争对手的实力状况,竞争领域进入的起点要求等等情况,然后结合分析自身的竞争优劣势之所在,再确定是否参与竞争。不问实际可能与需要,甚至仅从争气要面子出发,凭主观愿望参与竞争,不是市场经济主体的理智行为。现代市场经济的竞争观念是排斥情绪化竞争的。因此随着沂蒙地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沂蒙精神中那些不利于市场经济竞争意识生成的传统观念与习惯逐渐被人们所放弃,而符合现代市场经济要求且充满沂蒙人特有激情的竞争观念却得以生成并获得了发展。总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激活了沂蒙精神中与市场经济相关的基因,通过扬弃、转换与开发,生成了一系列发展市场经济必不可少的价值观念,这不仅推动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精神文化的建立与发展,同时也极大地丰富了沂蒙精神的内涵,使其更富于时代精神。

“无私奉献”是沂蒙精神的核心价值观,与市场经济处处讲利益似乎无法相容。其实这是对市场经济某种程度的误解。规范的市场经济在鼓励人们追求私利的同时,往往是以保证和增进公利为前提的。公利和私利在市场经济中是一对相互依存、相辅相成的矛盾,二者构成一个共存的整体。当人们追求私利的愿望由于受到来自公利方面的客观条件的制约而无法实现时,必然会要求首先解决公利方面的问题。在解决了公利方面所存在的障碍,即改善增进了公利之后,人们追求私利的愿望才能顺利得以实现。这种先公利后私利的经济行为在市场经济中并不罕见,而且也不违背市场经济的原则,而这也正是无私奉献精神与市场经济相通相容的一面。试想在建设沂蒙公路的过程中,如果沿线几十万群众和民工看不到这条公路与他们切身利益息息相关,他们能够心甘情愿地投入900多万个义务工吗?当然沂蒙精神中无私奉献的价值观,其内涵是相当丰富的,绝不能仅仅用市场经济的价值观来衡量。当王廷江以百万巨资献集体,朱崇跃以病残之躯献事业时,“无私奉献”在这里所体现的价值观就早已超越了市场经济的精神境界,而升华为一种共产主义的道德情操。

沂蒙地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实践证明,无私奉献精神在这一发展中的确发挥了巨大的精神动力作用。追求共同富裕既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理想价值目标,也是沂蒙精神的重要内容之一,在这方面二者是一致的和相通的。但是由于追求共同富裕在沂蒙精神中表现得更为直接和强烈,因而其在沂蒙地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中的精神动力和支柱作用就更为突出。在市场经济中效率与公平的关系是一个永远讨论不完的话题。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这同样是一个令人感兴趣的话题,不过在这里公平的含义中已带有共同富裕的内容了。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效率一般是相对于直接生产经营过程而言,而公平一般是相对于分配特别是社会再分配而言。如果把公平问题置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运行的全过程中加以考察,那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般能够保证运行起点的公平,但不能保证运行后果的公平。沂蒙精神中追求共同富裕的价值观念恰恰在这些方面体现出了它的不同之处。作为沂蒙地区共同富裕的典型沈泉庄和刘团村,公平不仅体现在分配上,而且体现在经济运行的全过程之中;在经运行中不仅注意起点的公平,而且更注重后果的公平。这样就使人们不仅能够从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得到大致相当的经济收益和实惠,而且可以从中看到共同富裕的美好前景,从而大大激发了人们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热情和积极性。

新生成的沂蒙精神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精神文化相比,既有重合的部分,又有不同的部分,二者是一种交叉关系,谁也包容不了谁。沂蒙精神中的政治信仰、理想价值观念明显超越了市场经济的精神境界,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精神文化中的一些诸如法制观念、利益驱动观念、风险意识等内容不可能也没必要成为沂蒙精神的组成部分。合理界定二者的内涵,对于研究沂蒙精神具有重大的意义。同时新生成的沂蒙精神与原生态相比的确有了升华。这种升华包含两重意思,一是它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精神文化的一部分,升华为当代社会发展的主流文化;二是它提升了当代精神文化的层次和高度,为人们提供了更加崇高的价值目标。通过以上对新沂蒙精神生成的考察,我们可以发现沂蒙精神具有鲜明的与时俱进的品格,而这正是它永远保持勃勃生机与活力的奥秘之所在。我们相信随着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沂蒙精神的内涵会更加丰富,它会变得更加充满魅力与多姿多彩。